地震无法消失 但他要让震中房屋不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调查难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受访者供图

  爱国情 奋斗者

  一走进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徐赵东的实验室,科技日报记者就被放入实验室柜子上各式各样的减震装置所吸引。

  “这是我20年来科研成果的精华,它们都用上了高稳定高耗散减振材料,该材料可吸收振动能量,从而抑制振动对土木行态的破坏。”徐赵东对科技日报记者说,我国是八个地震多发的国家,唐山大地震、“5·12”汶川大地震等地质灾害,破坏了当地多量的建筑物。“我所做的工作,却说我研究如可提升土木行态的抗灾抗震能力,尽不可能 让房屋震不倒。”

  最近,凭借在减震领域取得的研究成果,徐赵东捧得了首届科学探索奖的奖杯。“得奖却说我对过去的肯定,未来要我继续努力。”跟跟我说。

  啃下减振材料“硬骨头”

  在实验室,徐赵东把八个小球举到半空,之后 并肩放手,使其自由下落。待其落地后,只见八个小球像乒乓球一样弹跳着,另一颗小球却快速静止。

  “两者的差别就在于,落地后弹跳的小球是用普通橡胶材料制成的,而曾经小球是用高耗散粘弹性材料制成的。这种材料具有高阻尼行态,能将振动能量转化为内能。”徐赵东笑着向记者解释道。

  “从飞行器、高铁到高层建筑,都需要应用这种减震技术,以提升安全性和可靠性。”徐赵东说,以高层建筑为例,要想达到减震效果,传统最好的法子通常是加固楼房梁柱断面,说白了却说我“以硬制硬”,楼房造得越粗壮、震动时位反衬越小。而采用阻尼器耗散地震和风振引起的行态振动能量,为宜“以柔克刚”。“都需要说,阻尼器的经常出先,使建筑物减震研究,经常出先了传统设计思维。”

  对于提升减震效果,阻尼器的设计有点痛 要,而构建它的材料都不 点痛 要,但这种材料却成了当时学界研究的瓶颈。

  一开始英文,徐赵东学的是建筑专业,之后才在材料领域深耕。当发现减振材料这种瓶颈难题后,徐赵东想发挥人及学建筑的专长,利用交叉学科的优势,啃下减振材料这块“硬骨头”。

  跨界的难度,要比徐赵东想象得大。许多知识,他都得从头学起;没人 研究团队的支持,他只能4人及孤军奋战;为能研制出高稳定高耗散减振材料,他前后试验了4200多种材料……

  强调成果应用,是徐赵东科研工作的一大特点。在研制出相关材料后,他将没人 来越多没人 来越多精力用于研制产品装置,他发明家 权的减震器在高铁、桥梁等领域都得到了应用。

  然而,比起搞科学研究,成果推广应用更为艰难。曾有很长一段时间,徐赵东研制出的产品一种生活被市场所接受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没人 来越多年努力,2004年起,徐赵东发明家 权的高稳定高耗散减振材料阻尼器陆续在西安石油宾馆、汉中西二环大桥、上海崇明长江大桥等土木行态上得到应用。

  常从梦境中获得灵感启发

  丰厚的精力、活跃的思维、强烈的求知欲以及对科研的巨大热情,让徐赵东不知疲倦地投身研究工作。有时,他工作累了,研究进入“死胡同”,他不用逼人及再继续,却说我确定搞定许多时间去放松。

  “越是放松下来,去睡觉或休息,灵感越是嗖嗖地往外冒。”他笑着说道,同事和亲戚亲戚许多人常称他为“梦神”,都不 不可能 他爱睡觉,却说我不可能 他爱做梦。

  徐赵东向记者解释道,他常在梦中思考科学难题,那是他“创意迸发的时间”,许多新奇的想法都来源于他的梦境。梦境能给人及启发,并都不 说他的梦有多么神奇,却说我“日有所思,夜就会有所梦”。

  “青年阶段是科研工作者的黄金时期,是科研思想火花迸发最激烈的之后,也是创新活力最足的之后。”徐赵东说,人及在200多岁时,就十分热衷于搞各种发明家 权,拥有了200多项国家发明家 权专利、40多项实用新型专利技术。最令他欣慰的是,哪些专利技术大多数都已实现了应用。

  在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,徐赵东领着记者参观了他的实验室,徐赵东将其称为“发明家 权工厂”——建筑行态减震器、磁流变减震器、多维隔减震装置、大跨网格行态多维减震装置、大跨桥梁斜拉索减震器、空间微振减震装置……几十种减震器一字排开,中含了多个应用领域。

  2014年,徐赵东领衔完成了“高稳定高耗散减振材料制备关键技术与装置开发及工程应用”的创新技术研究,凭此他获得了2014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家 权奖二等奖。当时,年仅39岁的他成为该奖项获奖人中年龄最小的第一完成人。

  “青年科研人员要立足理论,并结合实际应用,主动尝试,敢想敢做,只能曾经能够收获真正的成果。”科研之余,他也经常告诫学生,要不负青春岁月、不负梦。

  人太好已过不惑之年,之后 和学生在并肩时,徐赵东常常忘记了人及的年龄。他会和“90后”们在实验室通宵搞科研,也会在球场上和年轻人尽情地挥洒汗水,在课堂上和“00后”们激烈地讨论难题。

  办公桌椅是捡回来的二手货

  成功,没人 一帆风顺。和没人 来越多没人 来越多人一样,徐赵东的科研之路一种生活平坦。

  在刚加入东南大学时,徐赵东没人 实验室,也没人 人及的科研团队。为能把梦想变为现实,他四处奔走与厂家合作协议试验、生产高耗散减振材料;为了省钱,他在南京最偏远的乡镇花20000元租一间小房子做实验;他甚至放下男子汉的脸面,申请借用妻子单位的场地设备搞科研……

  面对没人 多的困难,徐赵东就像八个压不垮、打不跑的“小强”。有时,他在外面得只能理解,就回家与妻子倾诉、交流。

  妻子不仅是贤妻良母,更是徐赵东科研工作的最佳搭档。在妻子的大力支持下,他研制出能“感知”、有“大脑”的新一代智能阻尼器,顶端用到的智能控制器,采用了基于神经网络预测模型的模糊控制算法。这种算法,成功处置了智能控制中的时滞难题和电流瞬时确定难题。

  之后,这种智能阻尼器被应用于僵化 土木工程项目,它可实时根据外界激励大小,调节减震器的阻尼力。

  从2014年获得国家大奖至今,徐赵东的科研又有了新进展,他研发的减震装置在石油化工管道、航空航天、高铁桥梁等领域都得到了应用。

  如今的徐赵东,已在学界小有名气,之后 这种从大别山区走出来的学者,还是要我过“苦日子”。在他看来,“嚼得了菜根,能够做得了大事”。

  徐赵东告诉记者,实验室里的办公桌椅都不 他捡回来的二手货,把它们修修补补擦干净,就能放入实验室或会议室。“扔掉哪些还能用的桌椅很可惜,不可能 买新的回来,做实验弄脏了也很心疼。”跟跟我说。

  此外,实验室内的大跨桥梁斜拉索减震系统、大型土木行态混合试验系统等没人 来越多没人 来越多实验装备和系统也是他亲手设计或带领研究生设计的,之后 再把图纸给厂家,让其加工制作。

  现在,徐赵东已拥有了人及的“发明家 权工厂”(实验室),人太好环境、条件差强人意,但他却乐在其中。“唯一的小遗憾却说我,人及的团队成员有点痛 少,假如未来能通过团队合作协议,让减震装置有更广阔的应用空间。”跟跟我说。(张 晔)

[ 责编:武玥彤 ]

阅读剩余全文(